HashFlare
大神洗脑 - BrainStorm

the ocean cleanup
the ocean cleanup

16岁时,Boyan曾赴希腊潜水,却失望地发现水中的废弃物甚至比鱼还多。

自此,Boyan开始了长达两年的研究。

在研究的过程中,他发现每年约有8万吨塑料垃圾进入海洋。

目前在海洋中至少有52500亿件塑料制品,其中三分之一集中在臭名昭著的大太平洋垃圾带。

这种塑料污染会逐年持续带来伤害:

环境危机

每年至少100万只海鸟以及一十万海洋哺乳动物,死于塑料污染。

经济投入

从全球来看,美国每年要花至少$13亿用于包括渔业,航运,旅游和海岸线的清洁。美国西海岸花费每年约合$5亿清理自己的海滩。从海滩清除杂物的费用平均为US $1,500和高达US $25,000吨

健康

有毒的化学物质由塑料吸附,增加的上万倍的浓度。进入食物链后,这些持久性有机污染物的生物累积在食物链,导致鱼内部的污染物具有更高浓度,最终进入人体。这些化学物质对健康的影响主要有:癌症,畸形和生殖能力受损。

随着研究Boyan Slat再也坐不住了!

他开始尝试设计各种收集垃圾的模型,例如由两艘大船拖行的巨大耙子。但这一创意经测试耗资过大,且污染严重,因此作罢。

失败并没有困扰Boyan Slat,使命感召唤着这个1994年出生的年轻人。

 

终于,在19岁时,Boyan Slat提出“巨型漏斗”装置概念用以拦截和清理海洋白色污染。这一守株待兔的设备凭借洋流运动运转,因此可以节省昂贵的燃料费用,也可避免燃料污染。Boyan在网站上解释称:“与其浪费燃料追着垃圾跑,不如让垃圾自己跑进我们的装置里。”

 

这个设计大大提高了清理的理论时间,本来要上千年才能彻底清理,现在只要几年时间。

当时所有的零用钱只有200欧元

很快花得精光

于是他试图获得赞助

没人理他

“我记得有一天联系了300家公司,只有一个回应了我。”

他们不相信这个一脸稚气的孩子

竟然要改变整个海洋

“一年前我不确定它能否成功,可是,至少我得去试一试。”

在6个月的修改和测试后,Boyan将“The Ocean Cleanup”项目提交至非盈利民间机构TedXDelft,该机构一直致力于支持和推动令世界更加美好的项目计划。同年,该计划还荣获荷兰代尔夫特科技大学的“最佳工具设计奖”。

 

2013年2月他放弃了自己的航空航天工程的学习,转而开创了The Ocean Cleanup。

2014年6月,他已经领导由一群科学家和工程师组成的百人团队,他的清洁理论设计也已经变成具有技术可行性和经济可行性的方案,用来计划10年内清理半个太平洋。

Boyan经过初步测算,在太平洋垃圾带,用十年时间即可收集70320000公斤的塑料垃圾,清理每公斤垃圾的成本是4.53欧元

仅为现有清理海洋漂浮物垃圾成本的3%。

紧接着众筹募集了接近220万美元,让这个组织进入试点阶段。首个2000M系统预计2016年部署在日本海域。

与此同时,他的前校友们正过着无忧无虑的生活,而少年Boyan,每天至少工作15个小时

“我很久没见到朋友了,他们会调侃我说大学生活多有趣,然而,我却觉得,我现在做的事情,真正在帮助地球。”

 

 

 

Boyan Slat被评为全球最有前途的20个年轻企业家之一(Intel EYE50),并且获得联合国最高环境保护奖的荣誉,2015年,挪威国王陛下授予Boyan青年企业家奖,The Ocean Cleanup也被伦敦设计博物馆认可为年度最佳设计。

改变历史的时刻也许就是一个简单的初心+傻瓜式的乐观,最终爆发的能量会影响到每一个人。

“我一无所有,除了我的项目,我不担心。如果你也想做点什么,那就尽快去做。”

每当聊到环境问题时

人们总是说

太遥远

就让我们的孩子去担心吧

我说:“喂,我就在这里!”

——Boyan Slat

Source: 19岁 他开始拯救地球 如今他改变了人类的历史

refer:http://zhuanlan.zhihu.com/zhihumkt/19887813

2014 年 10 月 28 日,「知乎的新船员招募计划」在斯坦福举行了第一场宣讲会。知乎 001 号员工@周源 分享了知乎的创业历程并进行了现场 Q&A,全程笔录如下:
宣讲部分

我是周源,我来自于一个中国的创业公司——知乎。

知乎是一个知识型讨论社区,我们帮助人们去分享已有的知识,并从中获得新的机会。虽然来自国内,但是我们的服务对象其实不仅是大陆地区的用户,而是覆盖整个中文互联网,聚集了中文互联网上求知欲和分享欲都最为旺盛的职业人群。

其实从数据上来看,湾区还有纽约,已经是知乎在海外访问量最大的两个地区了。有很多国内和海外的用户在知乎上交流彼此的工作体验和成长经历,相关话题的关注度都非常高;比如说在 LinkedIn 的工作环境是怎样的,在 Dropbox,在 Airbnb 的工作体验是怎样的,都能够有在这些公司工作的用户主动与大家分享自己的亲身经历,另一方面国内创业公司相关话题的关注度也越来越高。

另外今天在座的基本都是知乎用户,大家对知乎现在的情况和成长的过程,以及国内的创业大环境还是非常感兴趣,所以我们主动来一趟,来跟大家进行一次面对面的交流。

国内的创业情况,用火热一词来形容,足矣。

我们公司在北京的中关村地区,离五道口不远的学院路上。这里被戏称为「宇宙中心」,当然是一种开玩笑的说辞,主要因为这里有三高三多,三高是说这里的「房价高、学历高和工资高」,三多说的是这里「程序员多,创业的人多和民工多」。

而现在的五道口,和当年的五道口已经有很大区别。最大的不同在于,来这个地方人的目的,他们心中的想法,和日常讨论的话题。当年,也就是99 年的时候,我到北京来上新东方的 TOEFL 班,我的第一台电脑就是在海龙大厦里购买的,买完抱着一个大电脑主机和显示器挤公交车回家,一个车里还有好几个小伙子和我一样。现在,大家都在京东上买电子产品,早上下单,下午就送到。这里聚集了大批的科技创业者;你随便进入一家咖啡馆,就一定能够听到有人讨论你我都比较熟悉的话题——创业,做产品,融资,如何搭建团队。

记得来美国的几天前,我在公司附近吃饭,无意中看到餐厅电视机里播新闻,CCTV 竟然做了一个专题叫「中关村的 21 岁现象」。里面有一个有趣的数据统计,说中关村科技公司的从业者平均年龄是 33 岁,46% 在 29 岁以下,现在甚至有大批创业公司的创始人是 21 岁左右,和在座的各位一样年轻。节目里甚至有人大胆推断说中国的 Steve Jobs、Elon Musk 会从这代人中产生。

虽然新一代的科技领袖是不是会在这群人中诞生还很难说,但无论如何,社会大环境的变化和创业氛围的愈加浓厚是身处其中的每一个人都能切实感受得到的。我有一个很好的创业者朋友,叫李天放,估计比在座的各位大不了几岁,他之前也在硅谷供职和创业,后来觉得国内的机会比较大,于是就在 2012 年的时候回国,到现在差不多花了两年时间,他就和搭建出的团队一起,做了一个移动应用叫“课程格子”,现在做成了中国大学生最受欢迎的校园应用。

我另外一个朋友比李天放还要再小一点,黄修源。他之前一直有一个梦想,要做一个电动汽车,但是他也不认识什么人,他是做互联网的,于是就把这个想法发到知乎上,后来就真的有很多汽车行业的,比如做电池的、做总线控制的、甚至做整车组装的人开始跟他联系,就真的开始动手干了;4 个月以后,这个电动车已经开始了第一次上路。他说等车的电池没有爆炸危险的时候,要邀请我去试驾。我还有一个朋友,原来是做投资的,是VC,帮助别人创业;然后他过去两年自己有一些想法,希望做硬件、做音乐。前段时间他跑来感谢我,说在知乎上认识了一个做硬件的朋友,两个人一拍即合,做了壹枱智能钢琴。

创业不再是中国青年追求个人成功的事情,它已经有了一个新的定义,是这代人的自我解放运动。解放的是怕风险的枷锁、解放的是怕别人指指点点,解放的是随波逐流的禁锢。当每一个人开始创业,或者加入创业公司的时候,其实他就做了自己事业的主人。

当然这么说,说得好像国内的情况有点太好了,想什么有什么一样。但其实我也是过过苦日子的,我第一创业的时候,条件就比较艰苦,当时找钱很困难,就要自己省钱,我有一段时间每天晚上就吃一块大饼,因为要省钱嘛。后来我住的地方就是办公室,我住在公司二楼的一个小房间里,我总是最早到公司的,因为下楼就行了。我想说的是,外部因素不重要,真正的内部因素在于创业的动力,是这个时代的年轻人到底相信什么。

在座的各位是幸运的一代,赶上一个非常好的时代。今天,在我看来可能是 20、30 年一遇的机会。在 90 年代初,那时候出生的人的父母,正好赶上上一波中国改革开放释放的红利,92 年邓小平南巡明确向市场经济走的大方向,大批人才「下海」,然后公务员、事业单位的岗位开放向社会招募,那一批年轻人无论下海,还是进入国家机关、事业单位,现在都成为各行各业的骨干、领导层;紧接着 1998 年朱镕基开启房地产商品化,住房的增值使这一代父母成为中国真正的中产阶层。这一代从年龄上看,正好是你们的父母,你们是幸运的一代的后代,优厚条件使你们中相当数量的人有条件和空间去试错,去创新。

回到现在,就在刚刚过去的9 月,阿里巴巴在美国纽交所上市,融了 200 多亿美元,一举成为美股市上最大的 IPO。我相信,估计也没有人会怀疑,接下来会有更多的中国科技公司在美国上市,这是过去积累的变化的一个质变,如果要把未来 1-3 年都有可能在美国上市的公司打印出一个列表,这将是一个很长的列表,有很多的知友已经做了这方面详细的功课,比如在过去 2 年估值超越了 10 亿元的互联网公司就有很长的一个列表,大家回头可以知乎搜索相关的回答。

我们应该看到,一方面中国公司赴美上市,证明一群人经过多年努力创造巨大社会经济财富这条路是可行的;另一方面,新的一代在崛起,长江后浪推前浪。新的更多更大机会的到来。正等待着我们。

有心人会观察到,越来越多有才华、有专长的人都在干什么?他们其实都在纷纷离开体制、离开大公司、大机构。我们来的前几天,新浪副总裁、新浪网 17 年的总编辑陈彤离职;去年美国上市的久邦数码总裁张向东离职,现在开始自己创业。像中年一代,朱云来从中金离职,央视一批知名主播离职,纷纷做自媒体。

而再老一代,很多在过去 20、30 年中靠房地产致富的企业家都到了退休年龄,王石、王健林等等。牵一发动全身,这些领导者的位移,引起的一定是连锁反应,这些位移、裂变,所释放出的信号,传递的信息、预示的机会、能量之大之多,在座聪明的同学应该好好关注一下。

当这些变化不断发生的时候,你一定要有所行动,如果我们只是纸上谈兵,那任何变化,无论好的、坏的,其实都和我们没有关系。

知乎其实就是在过去的种种的变化里头,逐渐一步步成长起来的一家创业公司。互联网所产生的改变,可以分为两类,第一类是不断提升线下生活的效率,电子商务也好,O2O 也好,租车,这些都是;原来依靠人力完成的事情所需要的人会越来越少,这个过程非常像工业革命。第二类则提升了人们精神生活的品质,各种社交网络,新型的资讯渠道,甚至像弹幕文化,bilibili 这类产品的火热都是第二类改变力量的体现。

这两类力量是有紧密的联系的,当线下生活效率被越来越提高,有更多时间的人们自然会进行更多的精神生活。而精神生活,是要追求品质的,要追求丰富多彩。

而我们现在所拥有的各种沟通、交流、讨论,各种连接人与人,进而生产内容的场景,品质都不够好。中文互联网上大部分社区都充斥着灌水和垃圾信息的情况大家一定都有所感受。我自己举个例子,在知乎之前我还做过一家公司,是上一次创业,最后失败了。在失败之前,我跑去中关村找张亮和黄继新请教怎么办?当时也很着急,后来一聊,发现他们有很多思路、信息是我没有掌握的,很有价值。当时我就很感慨,空间和地域的阻隔影响太大了。我之前和他们的关系已经很好了,但我在创业过程中,缺乏长期的固定沟通连接。现在来看,要是那个时候有知乎就好了,大家要知道,现在创业者在知乎是一个非常活跃的群体,如何做这个,如何做那个,都会有具备实际经验的人来给你分享一手资源。上周,俞军(百度早期的传奇人物)还出现在知乎上,分享他做产品的体会。

我们今年还把创业的内容集结了一下,出了一本书,《创业时,我们在知乎聊什么?》,这本书是众筹出版的,当时是创造了美团历史上最快的一单,10 分钟,1000 个众筹名额全部售空。今年这本书已经售出接近 10 万册,登上了畅销书热榜。然后一堆出版社跑来问我们是不是要做出版了,我们说不是,我们搭建的是一个帮助大家分享和组织彼此知识、经验和见解的平台,社区才是知乎的核心力量。我们也很高兴知乎成为了很多人群的精神家园和知识中枢。而这一点就是我们做知乎的原因,是初心和出发点。

有很多朋友都在问我,包括在知乎上提问:知乎最开始怎么想到要做这样一件事的?事实上说来话长,因为在 2007 年的时候,就已埋下了一颗种子;07 年时有一个网站叫 apple4us,估计在座的的朋友没人会知道这个网站,因为我们后来做知乎以后这个网站基本就不更新了,在当时 apple4us 有非常多的苹果爱好者,喜欢研究苹果的产品和苹果的文化,最开始是由我的朋友张亮最开始发起的;最开始很简单,就是有几个科技类的记者,组建了一个群组博客,主要话题,更新的内容都是在讨论苹果的产品和苹果公司;过了一段时间,有很多程序员,有做产品的、有做硬件的,还有字体研究的人的加入这个群组博客。

这些人来以后我们发现一个很有意思的现象,内容质量有了深化;由于这帮人,在他们各自行业里都有自己所擅长的地方,当有关苹果发布发生新产品或者有新动作的时候,他们写出的文章比一般的记者要精彩很多、深刻很多,当这些文章发到 apple4us 之后,就能够吸引到更多的流量,更多的读者,和更多的新的作者;这些新的作者到来之后又不仅仅局限于之前的行业和思维角度,而是辐射到更广的领域;另外一个变化在于,大家会开始互相提问题,聊的话题已经不仅限于苹果,大家开始天天问说你这个行业有什么看法,你作为一个作家,你怎么理解哲学问题,各种各样的问题都开始在 apple4us 上面出现。成为了一个不断延展的话题部落。

我们当时很惊奇于这样的变化,就像化学反应一样,由于不同人的加入,它在不同话题下不断产生各种各样的裂变,产生了更多的问题,又吸引了更多的作者。我当时觉得如果能够找到一种方法,能够把 apple4us 扩大一千倍,一万倍,甚至十万倍,那么其中蕴含的价值将会无比巨大;它不光局限于 IT 和互联网领域,而是延伸到所有领域,吸引那些有专长的人,和对各种问题感兴趣的人,彼此连接在一起进行沟通和交流。

后来 2010 年夏天的时候我第一次创业失败,当时心情不太好就去了一趟西藏,从西藏回来以后,当时就跟张亮约的在五道口吃饭,大家又提到 apple4us,大家都感觉很兴奋,这个时候我们就注意到有一款产品叫 Quora,它是在硅谷地区出现的,是Facebook 的前 CTO 出来做的,这个产品它很有意思,它下面也有也有很多人提问,也有很多人回答,而且是不同领域的人在进行沟通和交流,这样就产生了很多不同领域一手的答案,你自己亲身经历去做出一个问题的解答和分享,这种感觉和 apple4us 的感觉非常像,从一个很小的东西开始变大,这种感觉是非常好的。

然后我们就开始思考原因是什么,当时发现它是有两个原因:第一,这个产品它用一种问答的方式,其实是产生了一种新的内容产生机制和内容传播的一个方式,它当时定义了一个关注与被关注的方式,这就把人分成了两类。把线上与线下的信息,信息与人的关系进行了重新的组织,我们当时想到这个就很兴奋;他就像一个新的标准,就像一个谷歌的搜索引擎一样,真实地还原了线下人与人真实讨论,互相交流经验的场景。

想到这个事情,然后当时张亮就问我,如果我们现在能够找到天使投资来把这个事情做起来,做一个更大规模的 apple4us,你有没有兴趣,我说有啊,这个东西真的有价值,我就想做这么一件事儿。有那个想法是第一天,第二天早上我还没起床,张亮电话就打过来了,他说,想法没有变吧?我说,我想法还没有变,他说,我现在找到了一个天使投资人,他跟黄继新今天联系了,如果聊得好的话,我们就马上开始做这个事情,今天晚上就见,如果聊得好的话,今天晚上就把它签了。下午的时候我就很激动啊,我说没问题,我们就跑到创新工场,准备了一下各方面的材料;晚上就见第一个投资人,然后开始谈,其实一共就准备了三页纸,第一张纸是执行计划,就是第一个月要干嘛,第二个月要干嘛,然后一直想到第十个月我们要干嘛,三个月以后的计划其实就不是特别靠谱,前三个月当时还是比较靠谱的。第二张纸呢,是讲如果你投资了,给我们多少多少钱,这个钱是如何分配,多少钱买服务器,拿多少钱去招人,多少钱拿去干嘛干嘛。第三张纸就是,OK,如果你投资我,我们这个投资人股份占比是怎样分的。完了就拿三页纸拿去见投资人了,其实我当时还是比较忐忑的,因为我怕投资人问我一些比较奇怪的问题。第一个,我特别怕他问我说,你第一次创业都失败了,你还来找我?可能会是这样比较犀利的问题。去了之后发现不是这样,感觉较好沟通,(投资人认为)你创业失败,那你以前踩过那些坑,犯过的那些错误,对于你的第二次创业应该是有帮助的,起码我拿钱给你,你不会再把那些钱丢到那些坑里去。第二个,当时我们介绍完整个产品的情况,他说,如果半年前你来找我的话,我肯定不投,时间点很重要,而半年之后,我自己都成各种社交网站的用户了。他拿出手机给我看,我一看是微博,他说,我现在整天就在微博上面,这里面一定包含很多的机会,我相信你们做这个一定会很有价值,那就去做吧。

然后第二天晚上我们就拿到了第一笔天使投资,150 万人民币,这是第二天。第三天我还是光杆司令一个,我在想怎么办呢,然后我就跟第一次一起创业的小伙伴们打电话。第一次创业的伙伴真的是在创业的过程中积累的一笔财富,虽然我们第一次创业,可能因为当时的市场定位,事情没有最后做成。但是收获了一个大家能够互相信任,然后执行力很强的一个团队,同时呢大家内心都有一团火,第一次事情没有干成,需要一个证明我们的机会;那个时候我跟他们打电话的时候,几个哥们儿其实都已经去其他公司上了近两个月的班了,然后我就在电话里说,我现在有一个非常好的想法,我们再干一次吧,感动的是,他们都果断的说好,然后辞职,我来做这个事儿。我当时真的很感动。然后到第四天的时候,我们的天使投资人他是一个大集团的老总嘛,他就带我们去办公司参观,从一层参观到四层,到第四层的时候我突然发现,他们有两溜的那个办公桌,有一溜是空的,我当时就想说,哇,这是空的,如果没人用,那给我们用多好。然后走的时候他就客气的说:“小周啊,以后有什么困难,随时告诉我,我都可以帮你的。”然后我说,那你四楼那个办公桌能不能给我们用?这正好就把办公室这事儿给搞定了,所以一共是四天,里面有很多运气。但还是很快,我们就把知乎从想法落实到启动了。

一直都是我在讲,我现在换个方式来跟大家互动一下。我这有十条快速问答,yes or no,看看大家都是什么样的人。我边念大家可以在心里想一下有几条你是符合的。

第一条,尊重专业,追求专业。第二条,做事专注且持久。第三条,喜欢创造,不喜欢跟随。第四条,相较于害怕失败,更害怕不去尝试。第五条,在意成就感。第六条,终身学习者。第七条,对新事物保持好奇心。第八条,不满足于及格。第九条,正直,对事不对人。最后一条,喜欢和优秀的人共事。

五条以上的同学有多少?哇,这么多啊!这个六条以上的?也不少。八条以上的?还是不少啊,这些同学可以一会留下来我们聊一聊。

说回来,我们启动以后(第五天)当时面临两方面的问题,一个是技术开发,我当时已经找到一个技术合伙人叫李申申,他说好,这个事情我搞定。另外一个事情就是当时人还比较少,这就要招人,招人对于我们当时来说,是非常困难的。谁也不知道你是谁,加上你第一次创业还是败了,然后你要做的事情还需要跟人沟通解释。我们招人的这个事情还是在一开始的时候,开了一个会去认真的想了一下,我们需要什么样的人,什么样的人是适合跟我们一起做事情的,列了一个单子出来,就是和刚才的测试题很像的。我们初始的团队,有几个特点:

第一,执行力很强很拼,我刚才说的李申申,他当时答应我来的时候他老婆就快要生小孩了,我当时印象非常深,他老婆是 2010 年 10 月 4 号生的然后他 7 号就到公司上班了,其实是来加班,从那天开始他基本就很少凌晨 2 点前离开过公司。然后也是我前一次创业的前端工程师,他有一个月的离职期限,我们呢巴不得他马上过来,我们就说很紧啊这边,然后他就白天在那边上班,六点下班以后,他就骑着摩托车从中关村到我们公司,当时我们还不在中关村,很远,我们吃完晚饭,从八点开始一直干到两三点。睡到公司旁边的旅馆,第二天早上换上衣服又去那边上班,这样连轴转大概一个月的时间,当时这个团队是非常积极的,大家的热忱和激情是很能感动人的。

第二,是这帮人在那个时候不太守规矩,不按套路;我们最开始说有两溜办公桌嘛,一天上午我们来了,到中午的时候我们发现对面办公的一排桌子一个人都没有了,原来他们的这个部门被裁掉了,留了很多东西,很多电脑,以及 iMac 还有很多好东西,我们就说,哎呀,他们这个人走了,东西都没人帮他们收拾一下。如果过一个小时,他们还没人收,我们就帮他们收了。然后过了一个小时,没有人,我说再看半个小时,如果还没有人收,我们就帮他们打扫一下。然后半个小时之后,我们的创业团队的精良的装备到位了。连打印机和传真机都有了,当然后来我们融资以后,我们还是回去把账给结了。

当时,你也不知道该上哪里去找这些人(工程师们),像一些比较传统的招聘网站,程序员是完全用不到这个的,而且你发私信他也不会回你,所以我们就想到一个方法,我们去找那些新出来的网站,比如说某某网站上线了,我们就上这个去看,你会发现有很多工程师和做产品的有些人是很喜欢去体验新网站,我们拿了很多关键词比如 Python, JavaScript 去搜,搜完以后会得到一个 ID 列表,这个很有意思,比较有范儿的工程师或者做产品的人,他的 ID 是有很强个人品牌烙印的,是不会轻易置换的,比如说我在这里是这个 ID,那么我大部分网站的个人 ID 基本是一样的,拿去谷歌搜,谷歌就很厉害,各种组合,各种过滤,搜出来这些人的博客,豆瓣上正在读什么书,还有其他一些信息,就把他们的资料组成一个很大 Excel 列表,一共280多个人。他的 ID 是什么,他的名字他现在在哪里工作,他的博客地址,他善于的语言是什么。所以有一段时间国内最活跃的开发工程师的情况我是非常熟悉的,谁从哪家公司去了哪家公司,谁的老婆生小孩,他要在老家待几天这都非常熟悉。

白天我就给他们发邮件,发一封非常正式的邮件,大概说我是周源,我有一个想法,我要做一件事,正好知道您在哪个领域做过什么,有什么经验,你愿意的话把你电话留给我,我晚上的时候给你打电话。白天打电话的话,有的人在公司一下就给挂了,也看不到来电显示不知道是谁。他回了我他的电话号码,我晚上就开始打电话,就跟保险销售一样,对方基本「喂」完以后就不讲话了,就听我说,我的想法是怎样,之前干过什么,以后要干嘛,仔细跟他们讲一遍在这个过程中呢,有些人就慢慢有感觉,他说,OK,你这个事情我还是比较感兴趣的,要不第二天再去看一下。有些人就一直没话讲,我就说没关系,你再想想看,第二天我再给你打电话。就这样280人的列表我打出去100多个电话,一共招到4个人,这四个人也是现在知乎流动率为 0 的人,他们现在在知乎成长的非常好。后来这些人陆续到岗以后,我们就进入了没有白天黑夜的工作状态,早上起来以后,晚上就一直干到凌晨。

这段时间我们还有个问题,就是想产品叫什么名字。因为当时还没有知乎这个名字,我们当时最大的问题就是想到的所有域名几乎都被注册了。各种奇怪的名字都被注册了,我们当时想了很多,像什么打破砂锅问到底这种名字都被注册了,就是想不到有什么名字是和问和答相关的,后来我就说那就先把这问题放一边,冷冻一下,后来张亮给我发了个短信,内容是「知乎者.com」,我当时一看就感觉这名字简直太迂腐了,但似乎有很好的东西在里面,过了一会儿我感觉“者”这个字可以去掉,然后我就把「知乎.com」发给我们的团队,当时大家就觉得这名字太好了,就是我们想要的,我说那好,然后我们就去找域名,发现域名果然已经被注册掉了。

好不容易找到一个自己想要的名字,我们一定要去把这个域名拿下来,然后我就写了封邮件,当时那个网站上有个地址,我就给他写了封邮件过去,写完邮件后就发现那个价格非常贵,那我说怎么办呢,我就跟我几个朋友商量,他们说你这方法肯定不对,第一,你用的Gmail邮箱,然后把我的 ID 拿到网上去搜,也是搜出一大堆东西,就知道你是谁,第二,你是从北京的 ID 发出去的,我当时也伪装嘛,我说我是一个大学生的社团,别人一想,肯定不相信你。那时候怎么办,几个朋友说那行,你呢,换一个三四线城市的 ID 再拿一个QQ的邮箱给他发过去,然后我就找了一个在贵阳的朋友去这么干的,结果发过去以后他的价格真的降低一大半,我说正好,我们就按照这个价格把它买下来;大家猜一下当时知乎域名买的多少钱?一万……十万?哇,大家都好有钱啊。当时因为公司很小嘛,都是用我的信用卡给大家发工资,那个额度就不到十万,如果十万的话,我就没钱给大家付工资了,我当时买下来这个域名是一万六,那个用 Gmail 的原报价则是五万。

后来我们大概用了两个半月左右的时间开发出来知乎的第一版,大家看这个数字(指纪念 T-shirt 上的 3:19),这是非常有纪念意义的——在 2010 年的 12 月 20 号晚上 3 点 19 分 20 秒知乎上线的时候,大家已经困的不行了,我下去买一瓶香槟,当时李申申就问了我一个问题,他说我们辛苦了半天,今天即将过去,明天就要到来了,明天开始邀请用户使用知乎,万一用户不爱使用怎么办,我说,不着急,我们看看再说。我们其实不是看了一天,而是连续看了七天,看到一个信息,七天过去以后,那天晚上两点多的时候看线上的在线数据,在线的比例 98%,我当时非常高兴啊,办公室一片欢腾,说明我们做的这个事情还是 OK,用户还是很认可的,我们要继续把知乎那个产品做好。

看完之后我们就不断地去邀请,开始团队比较小,也没有做运营和市场的同事,然后我们说要低调一点,相信产品自己会说话,那时候我们就通过邮件的方式一封封发邀请给我们的朋友和我们朋友的朋友。但是呢,里头还是做了很多工作,今天比如说我把这个邀请发给你,第二天我就回访,你用的怎么样,有没有什么问题,有什么使用不好的地方,我们马上改,然后这样一来一回,在知乎切换到正式运营的时候我们通过收集用户反馈都已经把知乎改过好几版了,最后在 2011 年 1 月 26 号知乎正式上线,基本的 bug 和不好的地方其实都被改掉了,所以 26 号那天基本上还是成功的,后来过了一个星期,那些大佬们,像当时的开复啊,雷军啊,王小川啊,还有马化腾啊,他们都开始注册和使用知乎,开始还挺活跃。当时还有用户把知乎的邀请码攒到一起,拿到淘宝卖 120 一个,居然还一购而空。

大家都知道在知乎发展的头两年,这个社区一直是邀请制的,没有邀请,你没有办法注册。但在两年之后,我们开始思考一个问题,一个必须回答的问题,到底是小而美还是大而美?

其实我在2012 年10 月份之前,也没有明确的答案。但那时的明确情况是,知乎经过了接近两年的邀请制发展后,速度有点过慢了,就像是一个人口基数停止增长的城市,开始渐渐缺乏足够的多样性。

那时知乎需要一次改变。2012 年国庆节,团队一直在不停思考几个问题,怎么能让新用户以更快速度增长?怎么将知乎的价值推广到更大众用户群?如何避免劣币驱逐良币?怎么提高用户黏性?什么样的产品形态能对外全面开放?

我们当时的思考是,知乎应该全面开放,但前提是必须要提供更简单易用的产品;如果想获得稳定高价值流量,需要在「头部」领域——有大众需求、高使用频次且影响到消费决策的市场——产生足够的影响力;如果让用户找到目标信息为一次「碰撞」,知乎还未提供高效的碰撞机制,所以要把知乎工具化才可以获取到足够多和优质的新用户;社区黏性不足,群组化也许是一个积极的尝试。

然后基于这些思考,我们制定出了一套「知乎 2.0 」的计划,知乎 2.0,核心就是工具化+ 社区化+ 开放。

整个 2013 年是知乎开放的一年,到现在,从注册用户,到活跃用户数,内容量,知乎已经有了 20 倍到 40 倍的增长。我们当时还有一个思考,就是移动化,当时知乎app 并不是知乎在移动互联网上的全部答案,我们根据用户的需求,推出了知乎日报。现在知乎日报的阅读量单篇文章已经达到 50-60 w 了。

看着知乎从一个小县城,变成一个大城市,看着知乎内容网络的增量越来越大,我们也开始扩展了知乎的愿景:帮助人们更有效、方便地分享与组织彼此的知识、经验和见解,并获得新机会。其中「获得新机会」是补充的部分。

我们也在思考能为这个变化的环境下的年轻人们提供什么。乔布斯在斯坦福演讲时提到过一本目录叫《Whole Earth Catalog》,大部分知道它里面有句名言「Stay Hungry,stay foolish」,没特意看过的人可能不知道,它的 Slogan 叫做「access to tools」。这本目录其实普及是适应个人崛起、更符合生态系统规律的生活所需要的观念、工具和实践案例。

现在对于很多用户来说,知乎成为了一个新的工具,不仅可以分享和获取知识,结交新朋友,还可以帮助他们找到工作和生活中的新机会。从去年开始我们集结成册的知乎周刊已经有了600、700 万的用户了,今年开始,很多用户可以通过知乎来出版个人的书籍,销售的情况非常好。

知乎不仅服务于从大公司,大机构里出来的人,也服务于那些认为学校学不到生存技能和有用知识的年轻一代,知乎应该不仅提供给他们方法、知识、经验,而且也将包括工具,将这些都努力产品化,不断改进和完善。

知乎的新机会其实酝酿于支持这群人成长所带来的新价值,让有价值的人更有价值,有影响力的人更有影响力,为他们提供工具,创造彼此高效连接的可能,这才是巨大的机会,是一个时代的机会。

我很期待大家回国,也很期待大家来知乎坐坐,成为朋友,甚至是成为同事,我个人觉得,知乎最酷的一件事,就是和一群酷且有趣的人做了一件有价值的事。现在知乎正面对更大的机遇和挑战,期待大家和我们一起。

Q&A 部分(部分问题摘自哥伦比亚大学宣讲会)

Q: 融资的时候,有准备3页材料,没有关于市场分析,没有关于要做多大,用户和竞争对手分析,你是心里确定一定能成功么?怎么说服自己的?说服兄弟们的?

A: 不仅要说服兄弟,还要说服兄弟的老婆。第一次创业换了四次方向,当时的问题就是不是自己相信的产品,不兴奋。我跟申申说,你要想清楚,自己是不是这个产品的用户,不是用户可以放弃的。但他说,是。

Q: 知乎为什么能在只有一个想法的时候拿到天使投资?这种情况在国内普遍么?

A: 找不同的投资人,情况是不一样的,找天使投资是一个相互了解和建立信任的过程,需要对方和你一样,也很相信你所做的事情,同时也很相信你这个人,某种意义上来说相信这个人可能是最重要的。徐小平曾经讲过一个故事,世纪佳缘的龚海燕当时找他们投资,他们当时毫不犹豫就答应了,原因就在于他们相信龚海燕本人和她希望做的事情;问她有没有男朋友,说没有,于是就特别相信这个事情她一定有动力去做好。所以,当我们第一次融资的时候最开始告诉投资人我们自己的想法,包括我们 07 年做 apple4us 的经历的时候,这个过程中他会对你有一个理性的认可;而不在于你跟他描述有多清晰的商业逻辑或者一定能怎么怎么样,那些东西他们真的不感兴趣;因为那些东西他们天天看已经看得太多了,最重要的是,你是怎么想的,你对这个事情有多渴望,你对自己的产品有多热爱,这其实是天使投资人最关注的。

Q: 知乎融资,在考虑 A 轮和 B 轮的时候,有没有筛选的标准?

A: 不是找金主。 A 轮是觅知音,B 轮找好队友。

Q: 联网氛围的关系,我想知道您对这种想要跨界在互联网上创业的人有什么建议?如何避免一起创业,idea被合伙人偷走的情况。

A: 现在跨界的人很多啊,你知道我们公司的技术负责人,他以前不是学这个专业的。对于选择创业伙伴的经验,我建议是一定要选择自己很信任的人,你们几个如果是去做一件事,那么从一开始谈这个事情的时候一定是什么都没有,有的只是彼此的认同和互相信任,首先必须要有这两个因素,而不是说,对方条件很好,我要跟他一起合伙创业,如果只是这样的话可能不光是你的 idea 会被拿走,什么事情都有可能会发生。

所以创业伙伴一定是建立在彼此互相信任的基础上的,然后各自做彼此擅长的事情。

Q: 创业中遇到最大的瓶颈?

A: 第一次,站到了离真实需求比较远的地方;第二次,如何克制。做自己非常喜欢的产品,经常有莫名其妙的上帝视角,自己想了一个用户场景,做了一个「领域」的功能。用户 3 天以后就不用了。用户使用需求是千人千面的,没有站在用户的角度。要压住膨胀的自我。

Q: 哪个经历是你第一次创业时遇到的坑,这次做知乎的时候成功的躲开了?

A: 第一次创业最大的坑在于对于用户需求的不了解,就是是为了创业而创业,还是去做希望做的产品。所以一定要成为你所做产品的用户,才能保持兴奋感。

Q: 作为一个创业比较成功的人,对于学生中想要创业的人有什么建议?

A: 好的心态,很多事情都会和预计的不一样,甚至大部分情况都是难以预测的,即使在你最擅长的某几件事情上,其实也都会有反复或者做不成。不论是谁,去做一件开放性的事情,常态是失败,偶然才是成功。所以刚开始做的时候可能会遇到大量的否定和不理想的情况。但如果迈出创业的一步,就一定要有一个平和的心态,不要想着一蹴而就,创业这个事情本身就需要一定的时间,可能你把一个事情做砸了,反而是另一个机会的开始。

Q: 对知乎定位是媒体还是社交网络?

A: 社区,以人为节点的网络,内容强,媒体的红利就会多,但本质是社区。区别是内容是用户创造的,还是几个专业写作者创造的,差异非常大。内容是由海量用户创造的话,当用户足够多,网络效应产生,不仅内容会丰富到你看不完,人的需求场景也会随之产生多样性,产生出媒体功能是其中一项红利。

Q: 知乎未来的愿景是什么?面对这个愿景,您作为 CEO 最大的挑战是什么?

A: 成为互联网基础设施,最大挑战是我们要生存足够长的时间。

Q: 知乎发展方向,盈利模式,会不会有计划做产品的拓展?

A: 1) 希望知乎成为知识中枢,成为能够在任何场景下满足用户讨论和彼此沟通需求的一个工具,围绕这样一个大方向,我觉得产品会发生很多不同的变化,比如问答是其中一种很主要的方式,我们还做了很多面向用户阅读型的产品,包括从去年开始做知乎的专栏,也是为了满足用户写作方面的场景;接下来随着用户使用场景的丰富,就有可能产生新形态的产品,但是我们大的方向是一致不会变的,就是希望知乎能够成为一个知识中枢。

2)盈利不是知乎现阶段最主要考虑的问题,我们最重要的事情还是希望知乎能够扩展到更多的人群,能够让更多的人使用知乎的产品,发现自己的真实需求。盈利和商业模式是我们放在下一阶段再考虑。

Q: 知乎以问和答的形式来连接线下所有的人,对于教育科技和知乎的关系,之前是怎样思考的,知乎在在线教育领域是否会有尝试?知乎主要是以文字和图片为载体,教育的话,多媒体的形式才能够更吸引人,知乎有没有考虑过?

A: 我也碰到过一些用户,他们对知乎的定位是“可以打开脑洞产品”,为什么这么说,因为在跟别人沟通交流的过程中,你总能学到很多东西,他未必是一些具体的知识和具体的技能,而是别人对于一个事情的看法和不同的思维方式,他能够启发你。所以我个人觉得,知乎作为一个成年人的知识平台,他是能够有这样的属性的;但是如果具体到MOOC这种形式,有固定的课程,把原本归属于大学校园的课程推广到更大的人群中去,产品就一定会发生很大变化,首先需要把原本书本的内容进行更大范围的结构化,跟知乎所做的事情其实差别挺大的,目前也已经有很多团队做的足够好,我相信他们接下来会有很多新的考虑;如果这两个产品能够联系在一起的话,也会是对用户有很大价值的;而这个事情,我相信是会通过合作的方式,而不是知乎什么都去做来完成。

Q: O2O 非常火热,知乎会不会做一些线下的东西牵扯进来,让知乎有更大发展?

A: 盐沙龙,目前是定期聚集10位左右来自某个行业的用户,做闭门的交流,逐渐成熟以后可能交给更多用户自发组织。

Q: 是否认为回答者和提问者这两个不同用户群有不同需求,如何从产品上平衡两种人群的两种需求?

A: 知乎的核心是社区,由于社区每天能够产生大量高质量的内容,所以也能带来大量的内容红利,很多用户会把红利看作是媒体;社区如果能在媒体属性方面得到很大的红利的话,主要得益与创造内容的用户依然能够产生很高质量的内容。这是知乎的一大特点;

你很难把用户简单粗暴的分为专门写的用户和专门读的用户,一个知乎用户不太可能只是内容的消费者,也可能是内容的生产者,一旦有合适的场景和机会,在两种情况都会分别有所体现。很多用户是知乎日报的用户,之前从来没有接触过社区,只是读了知乎日报的内容,有的就会觉得讲的还不够好,反而他会有动力参与到社区中,把自己认为足够好的回答贡献出来,这样的比例也不少。

所以用户会一直在消费者和生产者之间做各种各样的转换,而我们会围绕各种各样的场景来提供最符合该场景用户体验的产品,这就是我们在做的事情。

Q: 知乎未来会不会开放 API?和一些工具类应用合作?比如像 Siri 一样,问一下就可以出来答案

A: 一直有沟通,但目前还没有找到很好的方法。

Q: 知乎赢在哪里?

A: 坚定简单的网站,不要过急。

Q: 知乎在海外华语社区发展如何?比如台湾、香港,有没有考虑到非华语人群发展?

A: 暂不考虑多语言,开放之后海外增长很快。把美国看做一个地域的话,总体用户量仅次于北京上海广州。美国之外,台湾香港日本新加坡的华语用户都很多。

Q: 作为一个知识分享社区,如何看待与政府部门的关系,会不会遇到审查的问题?

A: 沟通非常重要,尊重法律法规也是必须的,如果出现问题,尽快沟通解决。

Q: 知乎如何推广 newsletter 去增加用户粘性?有什么经验?

A: 一定要在不打扰用户的前提下,针对每个用户不同需求订制个性化的 eDM,且不断改进。

Q: 知乎有没有继续出版纸书的计划?

A: 正在筹备中,马上第二本就要推出了。金融领域的内容。

Q: 知乎在最初 Reputation 非常重要 ,要积累优质的人和优质的问题,邀请码怎么发的?发出去之后是怎么激励人去问问题和回答问题?

A: 最开始,我们邀请的都是我们的朋友和朋友的朋友,包括最开始的问题,有很多也是我们自己去问的,包括我也会参与很多有关知乎的讨论,比如知乎的使用指南之类的,有一个特点在于,我们邀请了研究字体的用户,可能我们就会把那些关于字体的问题邀请他来回答,回答的好就会有人赞,不好也会实事求是,只不过当时的用户量很小,使用的情况还是很类似的;主要都是通过在自己擅长领域能够得到正面的反馈而吸引大家参与讨论和回答;创业者在知乎是一个非常独特的群体,因为他们都是好奇宝宝,每天有各种问题要问。

Q: 知乎很多专业问题下专业人士的回答十分精彩,让人赞叹,他们做这样的事情在于乐于助人继而赢得认可,知乎怎样通过规则的设定能够给他们足够的认可?

A: 你如果以前用过论坛型的产品,会发现大家是通过文字来沟通,比如一个人的观点很好,下面有一排人会保持队形,这个东西对于作者来说其实是很重要的一件事情,也就是你刚才所说的认同。知乎其实是通过产品化的形式,把原来文字化的这些信息给他功能化,通过赞同,感谢的方式来给用户反馈;首先这是符合人性的,其次从功能的角度来说这样能够极大的提高信噪比,如果大量的回答都是“顶一楼的”,那整体内容可能就没法看了。 然后新来的用户和其他的用户参与进来之后,他也能感受到这样一种氛围和体验.

Q: 怎样能够保证用户群体能够尽量与网站和产品所期望的用户群体相符?

A: 分阶段。

知乎在最开始邀请朋友的时候,就注重邀请乐于分享,很认真的朋友作为知乎的第一批种子用户。比较有意思的是,从数据上来看,其中有一部分是创业者,创业者的特质在于接触人比较多,涉及环节很多,也有很多不懂但是希望弄懂的地方,所以他们在知乎会主动问很多不同的问题,所以就对知乎初期的社区氛围有很大影响,认真,对知识有渴求,也很愿意去帮助他人,在自己的领域有所擅长。

其次,自知乎开放之后,知乎用户的构成其实是更接近线下真实的人口比例,我们看到知乎上类似互联网、创业、甚至包括金融、电影这些话题,为什么会很火,除了因为这个领域下的专业用户很多以外,这些问题其实也是信息更新速度和流通比较快的领域,本身这些行业在线下每天都会产生很多新的信息,属于头部领域;当然这也是第二个阶段,从最开始的种子用户,到头部领域的用户越来越多;

再往后,随着知乎用户群越来越多,一定会把很多长尾型的各种信息部落,小的信息群体也都能够囊括进来;我觉得这三步的发展一定会慢慢实现,到最后一定会无限趋近于线下真实的各行各业的用户结构。

Q: 开放之后,有什么方法去平衡问题质量和数量?有什么标准?

A: 打扫卫生的机制要足够好,要让乐于提问的人更方便去提问,让乐于分享的人更舒服的去找到答案,有一个灰度的变化,需要做好识别和自动化算法,社区管理的定义需要明确,比如什么叫「不友善」,不同层级的「不友善」。

不是一开始就存在,做到中间的时候,也不是这个问题就消失了。知乎成长快,大家觉得明显,其实并不是特别严重。

Q: 作为知乎的老用户,也看到了一部分用户的流失,和新用户的进来,这其中也产生了一些冲突,请问是如何看待这个情况,又是如何看待用户质量和规模的平衡关系?

A: 知乎从一个小的县城变成一个大城市之后,肯定会出现各种各样的情况。作为知乎来说,我们的产品定位在于帮助大家更好地分享彼此的知识经验和见解,他就需要一个能让大家认真友善讨论的环境,需要把不友善的搞破坏的驱逐出去,这件事情,我们从一开始,就一直在做;而知乎开放注册之后,我们其实花了很多力量在做这件事,这件事肯定不是一蹴而就的,而是通过多方面的努力,产品的改进,运营团队的改进,与用户的沟通来慢慢的变成一个比较理想的状态。我们接下来会花更大的精力在这个事情上,接下来会有一个关于“友善度”的产品的改进在今年就会完成,你应该到时能够感受得到产品的变化。

Q: 有没有担心过,知乎从用户文化上来讲逐渐成为百度贴吧的风格?对于流量变现的看法?

A: 坦率地说在过去很长的一段时间里没有进行类似的思考,我觉得需要从几个方面看来看:

一、 百度贴吧给你的第一印象可能比较水,但其实也有很多比较认真严肃,讨论比较有料的贴吧;我是百度贴吧的用户,早期有很多东西都是通过贴吧来学习的,所以其实需要具体的看待,不能说百度贴吧就完全是很水的;

二、 回到知乎本身,首先需要知道知乎蛮多用户的真实需求;问答是普通人了解问题的一个真实场景,而你如果关注知乎比较多的话,会发现很多用户的账户名称在之前整个互联网的其他平台,并不能找到这个ID,知乎为他们提供了一个“舞台”,可以把自己所擅长的东西分享出去;如果平台注重的是粉丝,或者是流量,那大家关心的点可能会完全不同,造成的情况也会有很大区别;当我在讲一个认真的,跟我专业相关的东西的时候就很难得到认可和尊重;所以我认为知乎在本质上,是满足了大家互相之间认同的需求,同时也构建了一个大家互相欣赏,彼此尊重的氛围;这样的产品形态,我觉得是能够满足人真正的需求,所以即使是扩大到更大的用户规模,用户也仍然是非常需要的,如果他得不到尊重,得不到欣赏,那干嘛还要留在这里(来交流)呢?

三、 我觉得整个中文互联网的大环境,有一个很不好的地方,像我们以前提到的社区,往往都是指各种各样很水化,很灌水的论坛,大家会热衷于盖楼,别人生日再盖一个,如果都是这样的话,我觉得前面说的好处都很难存在,知乎现在的用户也很难找到归属感;所以这是第三点。

你要问我担不担心这件事情,从表面上来说,我们肯定不想成为百度知道或者百度贴吧这样的一个产品形态,但是从产品的内核和功能化来看,如果有一天知乎能够服务到一亿用户,实现的价值就会很不一样。所以我们实际上认为,我们和贴吧是满足了不同的需求,但是可以做到同样的规模,这就是我们很想做的事情。

Q: 一些以内容为主的网站,尤其是问答网站,活跃用户比例占不到 0.4%,知乎的活跃用户是多少?采取什么措施去激励这群人。

A: 知乎上很多用户,在其他的网站是找不到这个人的。以前的网站没给他们提供这样的平台,知乎通过问答本身,去定义哪些问题是被需要的,和每个人的闪光点,让他们找到自己的价值,知乎把问题和人联系在一起了。驱动力是被认同和被尊重的需求。知乎主站的活跃用户近 300 万。

Q: 您也提到了在创业初期,分析了Quora,设计开发的时候是怎么想的呢?有哪些创新?

A: Quora 是知乎的老师,Quora 定义了一个标准。靠实践和优化找到的改变;在国内互联网要为用户做更多服务;丰富国内用户的使用场景。

Q: 专业人士增多,和互联网产业的裂变,运气对知乎很重要,刚刚您提到对未来的愿景是扩大规模,同时说要保持克制,其实做大的冲动是每个创业者的想法,中国的专业群体是不是能撑起你的过亿用户的愿景?如何克制做大的冲动?

A: 做大本身是体现知乎价值的地方,一定要服务更多的人,但是不是保持这样的产品形态,是不一定的。也许会做得更简单。

Q: 您认为高质量回答比更多用户数重要,公司如何引导话题质量和分类?

A: 用户可以使用的话题机制,如果需要站方来引导和分类,是非常困难的,需要用户自己本身来管理社区,而不是站方。

Q: 知乎如何保证知乎用户的利益?比如版权问题?

A: 我们非常尊重内容的创造者,这件事情从前年开始我们就一直在做很多工作,比如联合国内很多优质原创内容的平台和媒体,发起保护版权的倡议;要创造一个非常好的尊重原创者的氛围,尤其在国内环境下,需要很长的时间。知乎除了去年发起倡议,今年还提供了很多维护原创的,涉及版权法律的建议和通道,也通过很多单独的帮助作者的维权,对他们有一些帮助,虽然单次效果不错,但是从大环境来讲仍旧很困难。接下来会有产品级、工具级的改进,所以不是仅仅说一说宣传一下,要拿出来有效的东西,但这个也会更多时间和资源投入。

最终的受益者其实是整个中文互联网上所有乐意分享,希望获得优质内容的人。

Q: 知乎有没有想过给知乎上的内容实现商业价值?

A: 盐系列电子书现在客观上是带来一点商业价值,但做这个的初衷是用户有想出书的需求了,就像刚刚说的,用户到了一定规模和层次,可能电子出版就成了一项必要的服务,目的还是服务用户,但手段是商业化的保证持续发展,能让用户分到更多利益。

(全文完)

现场体验请移步:参加「知乎斯坦福宣讲会」是怎样一种体验?

RANDOM POSTS

0 1344
Although this Articles simply collects and gathers links for all front-end developer's or designer's reference, but it's really important to introduce or remind us...